叶洺汐

一时的刺激总会被时间构解,倒不如平淡的生活来得倾心。

曝光之后 C7

chap7
每个人都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,但都有权选择自己的将来。
.
电影的新闻发布会流程都差不多,无非就是主持人在那拼命活跃气氛,明星献献宝。当然,最考验明星的,还是记者提问环节。
边伯贤这次过来参加林恩的新闻发布会当然是被迫的。笑话,朴灿烈的女朋友,他哪敢刁难啊。
不过,他这次想试试。
林恩也算训练有素,对那些敏感的问题都能巧妙的回避。边伯贤终于拿准了机会,他站了起来。
“请问,最近你和朴灿烈的感情生活如何?”
台下一片唏嘘,毕竟他们都知道边伯贤才刚上任,这种资历就敢这么直接问问题的记者还真是不多。
林恩丝毫没有慌张的神情,她的脸上微微带着羞涩的笑容,拿起话筒回答道:“虽然我和灿烈因为工作忙碌不能时常见面,但是我们一有空就会视频聊天,一直保持联络。”
边伯贤挑了挑眉。
“我想大家都知道,朴灿烈现在在大学重修,并没有在工作,他的工作不算忙碌。”
林恩稍稍敛了笑容:“嗯......对,所以我们每天都会打电话。”
边伯贤说话依旧不紧不慢,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。
“但是,我们并没有发现朴灿烈来你的片场探班,你们在微博上也鲜有互动。”
林恩的笑容有些尴尬,她的手不自觉地调整着握话筒的姿势。
她想了想露出了一个甜美可爱的笑容:“我和灿烈都是低调的人。大家不都说秀分快嘛。”
边伯贤有点佩服起这个女孩来,她懂得用笑容博得大家的青睐。想必朴灿烈当初也是因为她的笑容而喜欢上她的吧。
但佩服关佩服。“可是朴灿烈每年都很受瞩目的生日宴会,你为何不参加?”
林恩好像终于松了口气:“啊,那是因为我当时在国外拍画报。”
好戏要来了。边伯贤心想。
“众所周知。”边伯贤故意顿了顿,“DEVI杂志的画报喜欢拍春秋季节的风格,可是朴灿烈生日已经是将近12月份了。”
虽然边伯贤的话大家都能听懂,但是基本上没人能明白他的言外之意。不过,林恩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。
“而且,我们新闻社早在9月份就接到你要去美国拍画报的消息,甚至我们的新闻组都做好准备要跟着你过去了,结果后来才又听说,被你回掉了。”
现在大家多多少少都听出了那么点意思,全部盯着林恩愈来愈苍白的脸,准备看好戏。
“当时你刚刚一炮而红,正需要这种机会来稳固自己在大众心目中的美好形象,请问,你为什么要放弃这次机会,选择在十分不合适的11月27日拍摄呢?”
边伯贤的双手握拳,指甲深深掐进肉里。
现在,我要说的都说完了。我的目的不是让你们难堪,而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珍惜彼此,稳固这破碎的感情。
虽然这个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。
不过既然事已至此,我还是希望他不会恨我。
朴灿烈他,现在一定在看直播吧。那是不是意味着,我与他,现在就已经远隔彼岸了?
林恩的经纪人冲上台,抢过话筒:“不好意思,今天的主题是Lyn主要的电影,与此主题无关的内容一律不回答。”
边伯贤耸了耸肩,重又坐回了座位。
不好意思,这次,我赢了而你,输得彻底。

——————
电影发布会结束后,边伯贤回了趟家。
这个单身公寓他租了好久了,本来是准备自己住的,不过后来和张艺兴一起挤宿舍去了,这房子也就空出来了。
反正房租是爸妈付,不租白不租。
进了家门,边伯贤被那粉尘味呛到直咳嗽。咳了好久,止也止不住。
看来他还是堕落地感冒了。
感冒的人会什么事都懒得做。边伯贤吸了吸鼻子,爬上床,钻进被窝,整个儿缩成一团。
结果,他刚躺上去没几分钟,手机就响了。
边伯贤骂骂咧咧地抓起床头柜的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。
——“朴大明星”
果断地挂了。
结果在之后的十几分钟里,他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。那首被边伯贤设为铃声的他最爱的歌,都快把他听吐了。
不过后来他想想,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,不就朴灿烈吗,又不是更年期的老妈,有什么可怕的。
于是他接通了。
“喂。”他说。
“你在哪儿。”
出乎意料的是,电话那头既没有传来一阵痛骂,也没有因为自己终于接了电话的欢喜。
然后边伯贤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回答道:“啊...啊?我在家啊”,马上又意识到什么“......诶,不是不是!”
“你家在哪儿?”那边那人完全不理会他的慌张,张口就问。
边伯贤握着手机在床上直打滚儿,懊恼的恨不得吃辣炒年糕撑死自己。
朴灿烈在电话里“喂”了好几声,边伯贤才重新凑到听筒旁。
“你干嘛,想找我家来啊?我告诉你,我才不会......”
“没有,随口问问罢了。”朴灿烈打断了他,云淡风轻道。
莫名其妙。
“那没什么事我就挂了。”
“喂,边伯贤。”
边伯贤刚落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。“嗯?”
“我说你,不准备解释些什么吗?”
“......我需要解释什么?”
“没什么,挂了。”
挂断了电话,边伯贤楞了好久的神。
朴灿烈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,会让我很心软......甚至,心动?
你这种......明明知道一切,却又包容着我装作不知情的举动,真的,会让我动摇不定......
他愣神的片刻后,又有什么声音响起了。
“叮咚”。
——是门铃。

边伯贤穿着睡衣,往门口走去。
感冒脑袋晕晕的,所以他没看猫眼就开了门。
然而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“啊啊啊,怎么会是你?!”
边伯贤刚把门拉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抵住了门。他见是朴灿烈,赶忙整个儿趴门上,想把他关在门外。
但是他的力气本就不如朴灿烈,再加上他感冒了本身就没什么力,然后朴灿烈就成功地从门缝里钻了进来。
边伯贤一个没站稳就往后倒,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后脑勺与大地亲吻的准备,没想到一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边伯贤一愣,感觉从手腕处开始蔓延至全身,都烧了起来。
他一惊,“啪”地打掉了朴灿烈的手。
朴灿烈无奈地收回手,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。
边伯贤感觉嗓子又干又痒,开始捂着嘴不住地咳嗽,边咳边绕开朴灿烈去倒水。
朴灿烈站在那儿皱眉盯着边伯贤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“你...感冒了?”
边伯贤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“嗯,怎么,幸灾乐祸啊?”
“不是...喂,”朴灿烈好看的眉又深深皱了起来,“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坏好不好。”
边伯贤放下水杯,“呵”了一声,开口道:“不是我把你想得坏,是你本来就是这样。”
“你现在硬闯进我家,不就是来当面找我茬吗?”
“不是。”
边伯贤一愣。
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”朴灿烈慢慢朝边伯贤走去,“你那么说,”他在边伯贤面前站定。
“是什么意思。”
边伯贤咽了口口水,眼睛看向别处。
“字面意思。”
朴灿烈叹了口气,“边伯贤,你看着我。”
“啊?”边伯贤因为疑惑转过头去。
朴灿烈借此机会靠近他,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。
“喂你干嘛,朴灿......唔...!”
他覆住了面前的人的唇。
边伯贤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他双手抵在朴灿烈胸前开始挣扎,却被朴灿烈一只手轻易抓住,动弹不得。
边伯贤额前的碎发触及朴灿烈的眉眼,挠得他心痒痒。
但是,他早就将一切都抛之脑后,只求这一瞬的疯狂。
唇齿交缠间,某种感情似是更稳固了,某种误会又好像加深了。
那一刻,那一个吻,他们都迷失了彼此,无法逃脱。

年轻的我们总是很冲动,感觉来了,就直接上了。
但冲动又何尝不是好事?至少它可以充盈你的故事,弥补你因胆怯而烙下的后悔。
-
边伯贤被朴灿烈禁锢得毫无反抗之力,只能这么站着任由他吻着自己。
直到朴灿烈灵活地撬开他的牙关,想要得寸进尺的时候,边伯贤才意识到——
我们这是在做什么?!
于是他狠狠地咬了下去。血腥味立马遍及两人的口腔。
朴灿烈吃痛地皱了下眉,“嘶”了一声松开了手。
边伯贤赶忙后退几步,一个巴掌就扇了上去。
朴灿烈被打得脸偏向一旁。他的脸上隐约可以看到印在上面的红红的印子。
他转过脸来重又看向边伯贤,眼睛红红的。
“没事,你打吧。”
“什么?”边伯贤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不相信地又问了一遍。
“我说,如果你觉得这一巴掌打得不够解气的话,”朴灿烈把另外一半脸转向边伯贤。
“你就继续打吧。”
边伯贤感觉鼻子一酸。他又扬起了手。
朴灿烈闭上了眼睛。
他大概没想到,他迎来的不是火辣辣的疼痛,而是右脸颊上一双白皙修长的手的轻轻抚摸,和一句略带自责的“疼吗?”
朴灿烈摇摇头,定定地看着他。
“为什么你不打上来?”
边伯贤笑了笑:“我打你又不仅仅是因为你......那啥了我。”
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
边伯贤摇了摇头: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我啊,是想一巴掌把你扇醒了,省的以后你自己领悟了,看清了,最后受伤的还是我自己。
“朴灿烈。”
“嗯?”
“你怎么找到我家来的?”
“我去发布会了。”
边伯贤一惊,转头看向他。
“我看到你走了之后,就跟着你回家了。”
“哦 ......”真是阴险啊这人。
“所以你还是不准备解释什么吗?”
边伯贤闻言沉默了许久,半晌,他才开了口。
“朴灿烈,你要记清楚了。”
“我是个记者,我有义务把我知道的和我想知道的事情公之于众。”
“所以我问林恩那些问题是在我正常工作范围之内,我也没什么需要解释的。”
朴灿烈良久无言。
他逆着光站在落地窗前,傍晚天边的微光,把他的发梢染成了金色。
边伯贤静静地看着他。
你就是一个发光体啊。他心想。
朴灿烈终于开了口,而他的话,让边伯贤慌了神,乱了心。
他说:“难道我们的关系差到,你明明可以选择回避,却也要在公众面前针对我吗?”
“你完全可以不问她这个的,不是吗?”
他顿了顿,“或者说,你另有目的?”
你就是这样的人啊,朴灿烈。你永远在给了我温柔让我褪去戒备之后,再伤我一个措手不及。
你深知我的弱点,知道我针对的不是林恩而是你。
可是这样的你,让我如何是好?

曝光之后 C6 三

chap6
三.
如果你总是想知道一个人的秘密,并且想尽方法去探求,结果他拉住你,让你尽管问的话,你会怎么做?
你还问的出口吗?
我们都生活在矛盾的世界里,我们啊,一直都在自欺欺人。
正直冬天最冷的时候。
花坛里不知名的灌木丛上都蒙了一层白色絮状物。地上的积雪已经化了,但依稀可见的水洼不难发现昨夜下了一场不小的雪。
边伯贤低着头,口中呼出的热气变成一团团白色的水雾,一瞬又在空中消散了。他看得出神,但其实内心乱的要命。
蓦地,他抬起头来。
“不是......朴灿烈,你知道我要问什么吗。”
朴灿烈抿了抿嘴,眼睛看向别处:“不知道。”
“那你有什么底气来让我问你?”
朴灿烈皱眉:“什么意思?”
“你不知道吗,”边伯贤叹了口气,脸往领口里缩了缩,“一般说这种话的人,都是做好准备了回答的。”
“我知道你不会回答,所以......”
边伯贤对朴灿烈笑了下“天气那么冷,回去吧。”
随后他转身要离开,嘴唇却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起来。他赶忙用手捂住嘴,却不想泪水已经充盈了眼眶。
“边伯贤!”
朴灿烈跑到他面前。
“喂,你...怎么......”
边伯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他一把推开朴灿烈,径直向前走去。
结果他却被拉入一个怀抱。
朴灿烈一手揽住他的腰,一手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拍着。
“别哭了,伯贤。”
边伯贤在他怀里摇着头,泪水也早已润湿了朴灿烈的肩膀。
朴灿烈看着怀里的人不住颤抖的肩膀,不由得心疼起来,道歉的语句也脱口而出:“对不起。”
他感觉边伯贤身体一僵,然后从自己的怀抱挣脱开来。
边伯贤的眼睛通红,噙着泪看着朴灿烈。
“你知不知道,我明天,”顿了顿,“要采访林恩?”
“什么?为什么?”
“为什么?”边伯贤苦笑了下,睫毛上的晶莹有种说不出的酸楚。
“呵,你以为我想啊?”
今天天空灰蒙蒙的,听说又要下雪了。
但是下雪天,孤单一人的话,会很凄凉吧。
没有人给你围围巾,没有人握着你的手替你哈气,没有人陪你孩子气地在雪地里嬉闹,也没有人在身后追上你,把你整个裹在怀里。
朴灿烈,你呢,你会对她这么做吗?
会的吧,虽然你平时看起来不懂浪漫,但你应该是个温暖的人吧。
就像你刚刚给我的怀抱一样,温暖得可以融化冬日的雪,沁入我的心,让我一刻都不想逃离。
所以我不想奢求什么了,只希望,你可以不用因为我的原因,迷失了自己。
“我想在家睡懒觉啊。”最后他选择开了个玩笑,但气氛好像活跃不起来了。
那就干脆说出来吧。
“朴灿烈,既然这样,你就和林恩好好的吧。”
最后边伯贤抬头看了他一眼,那一眼虽没有看到他的什么神情,但也把他的慌乱印入了眼底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哎因为我实在太忙了 所以小医生那篇甜甜的文 就再等等吧😭

曝光之后 C6 二

chap6
二.
“吴世勋,你上次说朴灿烈喜欢我,是真的吗?”
吴世勋听到边伯贤问出这样的问题,一下子笑了。
“那伯贤儿哥觉得呢?”
边伯贤盯着他不说话。
吴世勋见他只看着自己不回答,又笑了:"伯贤儿哥,我有那么帅吗?你要一直盯着我看?"
边伯贤也不恼,叹了口气:“如果我知道的话,还来问你干什么。”
“你不知道有一个成语叫做明知故问吗。”
边伯贤一下子被他堵地说不出话来,有种被说中的尴尬。
厉害啊,这小子。
吴世勋了然地勾了勾嘴角:“那我这么问好了。”
“伯贤儿哥你想听哪个答案?”
边伯贤又一次无言以对。
我想听哪个答案吗?我哪个也不想听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这道选择题可以改成填空题。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在横线上写上“朴灿烈只是边伯贤的梦而已”这个答句。
边伯贤深吸一口气,方才紧闭的眼再睁开时,却看到吴世勋意味深长的表情。那人好像在憋笑,但又好像不是。他的眉头轻轻皱着,嘴巴紧抿,努力不让它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“喂,吴世勋,干嘛那样看着我?我可是在很认真地和你......”
“没什么,”没等他说完,吴世勋就打断他,“只是觉得,我是时候走了。”
“什么啊,我......喂,你干嘛......”
吴世勋走近边伯贤,俯下身,凑近他的耳朵说:“伯贤儿哥想知道的事,问我可是没用的哦。”
说完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他身后一眼,挥挥手插兜走了。
边伯贤僵在了原地。努力思考了一下刚刚吴世勋反常表现的原因,然后他大概猜到了结果。
......不会吧?那么不巧?
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而一般这种感觉很强烈的时候,他会选择跑。
他向前挪了几步,刚迈开步子准备跑的时候,就被人拽住了手腕。
“喂,你放开我。朴灿烈!”
“边伯贤。”
听到他唤自己的名字,虽然没有用温柔的语气,但边伯贤还是渐渐停止了挣扎,任他拽着。
那就听听吧,你想和我讲些什么。
“边伯贤。”朴灿烈的手依旧没有松开,好像怕眼前的人会跑似的。他的手背正贴在他自己的额上,眼睛刚好匿在阴影里,看不清神色。
朴灿烈叹了口气,然后把手拿了下来,垂着的眸子望向边伯贤:
“你问吧,你想知道什么......”
他的手从对面那人的袖口松离。
“都尽管问吧。”

曝光之后 C6 一

Chap6
一.
朴灿烈插兜行走在校园里,抬手将眼前的碎发捋到脑后。他抬眼忽地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个身影在花园里一晃就不见了。
朴灿烈烦躁地揉揉头发,思绪也跟着烦乱起来。
想起那天晚上,他背着醉醺醺的边伯贤回到宿舍,碰到了还没睡的张艺兴。
“朴灿烈?”张艺兴看到他后一愣,看到他背上的伯贤更是一愣。
朴灿烈对他挑眉:“哟,你在吃泡面啊。”
张艺兴把泡面盒子假装不经意地扔进垃圾桶,干笑几声说:“啊...这个是别人来我们这儿吃的剩下的。”
朴灿烈闻言不可察觉的勾了勾嘴角。
张艺兴在原地站了会才想起对面的人是来送伯贤的,他赶忙上前把那个在朴灿烈背上早已睡着的人扔上了床。
见朴灿烈还不走,张艺兴帮边伯贤盖被子的空挡往门口看了眼,问: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朴灿烈闻言笑了下:“没什么。”
然后他收敛了笑容:“只是叫你在他面前别多嘴罢了。而且,我现在可是有你的把柄在手里。”朴灿烈想到了答应吴亦凡监督张艺兴的那件事。
张艺兴背脊一僵,再次扭转过来的脸异常的冷静而认真:
“你们这些人,不要做过头了。”
“年纪也不小了,几年前那种幼稚的赌约就忘了它不行吗?”
“在这件事上,我已经和吴亦凡吵过很多次了,就此完蛋了也说不定。所以你再和他说些什么我也不怕。”张艺兴呵呵笑了几声,神色是说不出的落寞。
朴灿烈有些惊讶,皱了皱眉,沉默地站在那里。
张艺兴声音突然小了下去,但是语气认真:“朴灿烈,当初我提醒过你的那句话你还记得吗?”
没等门口的那人回答,他就自顾自说下去:“我说,没有人被规定了要必须喜欢你。”
朴灿烈瞳孔猛地一缩,耳边的声音和脑海中的声线重合。
“再说,”张艺兴看向朴灿烈的双眼“那么多年,我不管你们图什么,你敢说,你没有动过心,你没有打消过这个念头吗?”
然后,张艺兴就看到对面的人一瞬慌乱的眼神。
他了然地笑笑:“灿烈,我敢说,越往后,你越不会违背这个赌约。”
“因为你永远不敢直面事实,只会在潜意识里蒙蔽自己。”
“而这样,只会越陷越深。”
'
那次从他们宿舍出来,朴灿烈整个儿心如乱麻,完全理不出个思绪来。
后来他在图书馆揭示自己身份,以为情况会有好转,然后快点结束这一切,没想到边伯贤反而躲着自己。
朴灿烈想着,然后加快了脚步,朝花园那儿跑去。
然后他不出意外的在拐角处看到了边伯贤。
他的对面好像还站着个人,朴灿烈躲在几棵树的后面看不大清,不过看他仰着脖子,应该比他高。
然后,他听到了边伯贤说:“吴世勋,你上次说朴灿烈喜欢我,是不是真的?”

曝光之后 C5 三

Chap5
三.
之后我和边伯贤还见过几面,但都不是很愉快。
后来吴亦凡给了我他的电话号码。说实话,我早就想要了。
我只是...嗯,我手机联系人列表里面B姓那一栏一个人都没有,然后我有强迫症。
有一次我打电话给他,约他去咖啡厅,然后邀请他去我的生日会。
我只是单纯的想在我生日那天看到他而已,毫无缘由的。
你是否尝试过邀请一个人,明明担心他会拒绝,却又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我害怕的是我把包裹着坚硬盔甲的心,隐藏在我的不可一世下,他却了然地笑着,亲手撕碎我的真心。
派对上,我没有请任何记者,只是请了些圈中好友。林恩在外国拍画报,所以没来。吴亦凡去外地出差了,也没来。所以全程只有吴世勋那小子一直在我耳边叽叽歪歪。
我懒得理他那些扯淡的八卦,倒是一直盯着边伯贤看。
吴世勋也够蠢的,压根儿没发现我不在听他讲话。好在,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有所察觉。
他拍了一下我的肩:“小灿灿?”
我满脸黑线地扭头看向他。
“看谁呢那么认真。”
他顺着我刚才的视线望过去,然后恍然大悟地“啊”了一声:“原来是伯贤儿哥啊。”
......这什么称呼。
我耸了耸肩,表示默认。说起来,知道我秘密的人不多,就2个。吴世勋呢,就是其中之一。
他贱贱地笑了下,说:“灿灿,你是不是喜欢我们伯贤儿哥呀?”
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对啊,怎样?”
吴世勋惊了一下,随即眼中的惊讶消失不见。他又绽放出看上去软糯其实如小恶魔般的笑容,把手搭上我的肩:
“真的假的!哥,要不我帮你表白吧?”
吴世勋叫我哥有3种可能。一是耍我玩儿,二是心里冒出了什么鬼点子,三是撒娇。
嗯...第三种可能一般不会出现,除非他发烧了,或是想见一见我的化妆师鹿晗了。
而现在,一定是第二种。
但今天是我生日,这里还有那么多大腕儿在,我量他也不敢闯什么祸,所以也就顺着他了。
“随便。”
吴世勋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随即想到什么似的了然地点了点头离开了。
我以为他只是去找良家妇女搭讪去了,便也没想太多。
≡=============≡
我的生日会结束后,等人走得差不多了,我这才去找边伯贤。
他正低着头,好像喝醉了,丝毫没注意到我坐到了他对面。
嘴角不禁上扬:“喂,边伯贤。”
那人的肩抖了一下。
“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。”
他抬起头来,看到坐在对面的我后有些惊讶。这个角落光线昏暗,他的眼眸匿在阴影里,看不清情绪。但是,恍惚中,我好像在他抬头的时候,瞥见了他眼角的那一抹悲凉。
他盯着我看了会儿,没理睬我的问题。
然后,是一声很轻但字字清楚的话:“朴灿烈,你喜欢我吗么?”
我听到这句话后愣住了,有那么几秒大脑一片空白随即,我明白了什么。
可以啊,吴世勋。那哥就和你赌一把。
“对,伯贤,我喜欢你。”
“所以,和我在一起吧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我表面平静,心脏却不断抨击着我的胸腔。
然而我等来的却是他的一句:“不。”
我描述不清当时自己的情绪,只觉得喉咙被人扼住一样,透不过气来。
你有什么资格伤心呢,朴灿烈。不是因为你在欺骗他,而是你找不到悲伤的理由。
可我毕竟是个专业演员,所以我戴上面具又问了一遍。
“怎么可能!”他的声音忽的提高了,“况且你不是还有Lyn呢吗。”
听到这儿,我了然地笑笑,心情莫名好了一点儿。
“你怎么知道小恩是我女朋友?”
边伯贤没有回答我,他苦笑着,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我。
他肯定觉得我不可理喻,所以一直重复着“我不喜欢你”这句话。
也因此,把我的盔甲彻底击穿。

曝光之后 C5 二

Chap5
二.
我从来没有SM倾向,但我就是想把边伯贤关进小黑屋。
别瞎想,我什么也没干,只是捣鼓了好久那照相机把照片删了。我刚删完,边伯贤就踹起门来了。
我皱着眉走去开门。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那么暴力。
知道他和我呛了几句之后好似无力地说:“我有夜盲啊。”
那一瞬,我竟感到抱歉。
——可我明明是个自私又无情的人。
我打开了他身后的开关。顿时,我和他的距离近的连呼吸都交叠在了一起。
我作出反应之前,他就一把推开了我。我踉跄了几步,看到他往门口走去。
先放过他吧......我这样想着。
我最终选择了把他带到楼下,把照相机还给了他。
在他快要离开之时,终究是没忍住,叫了声他的名字。
......可是,他还是老样子。
没有我期望的,一下变成三年前那个看到我就会害羞的边伯贤。
许是我低估了边伯贤,我没有料想到他做了备份。
于是我和林恩的事就被曝了出来。曝光之后,虽然粉丝们伤心的哭天喊地,也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人气。我们上了推特趋势,微博热搜,占满了各大娱乐杂志的版面。我主演的电影票房大卖,林恩在一片舆论中立马红了......
公司众领导对此很满意,毕竟这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货。
但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莫名的开心不起来。
边伯贤在工作和朴灿烈之间本应该选择后者,然而,现在的我对于他来说,只是一个偷拍对象。
“没有人被规定了要必须喜欢你。”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句,听不清是谁的声音。
可是,好在,我还有自信啊。
我有自信在他心中成为特别的存在,我有自信融入他的生活。
估计我是被自信冲昏了头,并没有意识到我这么做的幼稚。
隔天,经纪人告诉我要我回学校的安排时,我毫不犹豫便答应了。
这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。
我非常高调地开始了我的新校园生活。
坐在保姆车里,我应这经纪人的叮嘱。竟就这么看到了路边正在和张艺兴说话的边伯贤。
“停车!”
“诶——我们要先去见一下校长的!”不理会经纪人的话,我径直朝那两人走去。
也因此听到了一句让我的心凉了半截的话: “伯贤,你不是说上次朴灿烈把你关在了小黑屋里吗。”
记忆回到我家那个温暖的,沙发上有轻松熊的客厅。
“今天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,你就死定了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虽然我用了威胁的语气,但他是答应我的啊。
我不在乎他有没有将照片公之于众,我担心的,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,是我那晚反常的举动。
好像,那个没有开灯的房间,和边伯贤联系在一起,就成为朴灿烈遇见边伯贤后失控的证据。
这件连我自己都没理清头绪的事,我并不希望别人知道,我甚至,恨不得自己也忘了它。
然而,边伯贤却将它告诉了别人,他还被要求当面支弄我。
好,那我告诉你,我也不知道。不知道为什么那样对你。
但他只是客套的笑了笑,像其他人那样为我腾开了路,说了句:“不好意思。”
在他脸上,除了镇定自若,再无其他。甚至没有一丝腼腆。
呵,我不禁暗地里嘲笑了自己一声。我现在倒是希望他指责我的“罪行”,而不是撑着笑脸说对不起。
那我成全你好了。
“没事。”我说。用冷得不能再冷的语气。
然后他愣在了原地,说不出话来。
边伯贤,我真是不懂你。
我成全了你,装作和你不认识的样子,可你却好像伤透了心。
那就不要逞强啊。
你应该和我解释为什么要违背约定。
就算,就算是......大声质问我也好啊。

曝光之后 C5 一

Chap5
一.
我叫朴灿烈,21周岁,是个演员兼学生。
我在首尔的一所大学学习,不是首尔大学,我学习还没那么好,是江南区的一所贵族学校。
贵族学校,别看名字那么高端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顾名思义,有钱人上的学校——除非,你拿全额奖学金。
我当然不是后者,边伯贤也不是。他们家还是有能力付学费的,只不过他闺蜜张艺兴家男人给他免去了一半,剩下的那一半嘛,被边伯贤那小子私吞拿去当零花钱了。
哦,说到边伯贤......
三年前,我大一。
那个时候我还没当演员,吴亦凡刚毕业接受他家公司,张艺兴刚和吴亦凡在一起,吴世勋还在上高二,我还不认识林恩......就是那时候,我第一次遇到边伯贤。
我之前在吴亦凡那儿看到过他的照片,那是一张他和张艺兴的合照。吴亦凡那个变态当时正在指使下属把他P成自己。
没想到,我竟然在图书馆遇到了他。
那时阳光正好,我正倚着书架看书。当时我看的什么书我记不清了,只记得是一部很受欢迎的小说。大概是那部小说太受欢迎了吧,连着几排书架的书都被借的差不多了。
只是在不经意的抬头见,便看到了那人羞红的脸。他的脸长得精致,是我看了一遍便不会忘了的。因为脸小的缘故,我只一眼便透过书本间的缝隙就把他的容貌看得清清楚楚。
我认出了边伯贤。对于他慌乱的反应,我本不想多想,但不知心中什么想法在作祟,竟萌生出了逗一逗他的心思来。
我悄悄走到他身后,贴进他消瘦的后背,覆住他的手,帮他取下了一本书。
那小子真的就吓懵在那里。
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确定他对我的感情,不过,我真的要对他说声对不起了。因为,嗯......我喜欢女人。
边伯贤就是我枯燥无味的生活里的一个娱乐工具。本来我想就靠他这么熬过大学四年的,但后来我当了演员,再没见过他。
——直到那次,我带林恩回家。
说到林恩,她算是我那么多女朋友中最让我喜欢的一个了。她时常爱发呆,没有粘人的感觉,长得也很清纯,而不是我讨厌的妖艳。
也就是那天,我送走林恩之后,发现大门转角围栏处躲着一个人。看到那人手捧相机之后,我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。
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记者,但没想到居然是边伯贤。那么多年没见,他还是那样,微微下垂的眼角,小巧的鼻尖有些红,大概是风吹的吧。
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。没有慌忙移开的视线,没有羞红的脸......
为什么命运安排我们再次遇见,可一切都已不复从前?
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照相机,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删除键。
而那小子嘴也挺能说的,应该是当记者实习生磨砺出来的吧,听说他在吴亦凡投资的一个什么公司实习。当初吴亦凡在那公司入股,就是想让他们的报道在自己的掌控之下,看来,这一切早就安排好了。
难不成吴亦凡记忆那么好,还没忘记那个赌约?
那一天我喝了点酒,脑子有点晕乎乎的。再加上某些原因,我一把拽住边伯贤的手腕,把他带进了我家。

曝光之后 C4 三

Chap4
三.
下午,图书馆。
边伯贤早就在三年前戒掉了一个人泡图书馆的习惯,至于原因,他也说不清。
然而现在,他一个人在偌大的图书馆找着一本叫《信息时代的新闻价值观》的书,为了写毕业论文,他已经找这本书找了好久了。
至于为什么一个人,还用说嘛,张艺兴被吴亦凡“绑架”去吃好吃的了,对,他有一次被抛弃了。
“杰克·富勒,杰克,杰克,Jack......妈的,是不是要Rose来了它才肯出现啊,不会又被借走了吧......Rose,Rose?”
边伯贤不经意地一抬头,居然发现那本书正“藏”在书架的上层。他骂骂咧咧地踮起脚去够。
不是图书馆没梯子,而是他觉得身为一个有正常身高的男性,用那玩意儿太丢脸了。
就差一点儿了,眼看着指尖就要碰到书脊,然而——
“别逞强了。”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。
这熟悉的声音和不算熟悉的柠檬草气息让边伯贤愣在原地。
他马上反应过来转过身去。
这一次,他没走,而是把自己要找的那本书紧紧的攥在手里。
令边伯贤惊讶但又在情理之中的是,那个自己心目中的男神般存在的自己甚至都不知道是谁的人,竟是朴灿烈。对,就是朴灿烈,就在刚才,边伯贤确定了这点。
自己未免发现得晚了点,事实就摆在眼前啊。朴灿烈大一就进了娱乐圈所以自己之后都没在学校里见过他,那一次在他家近距离接触他身上的味道,还有,他那似曾相识的嗓音。
那么,一切都解释的通了。但真相的面纱突然被揭开,边伯贤就好像失明了好久却一下子看到了光明一样,接受不来。
朴灿烈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人:“喂,你傻啦?”
“你你你...你就是......那个!”边伯贤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紧张和喜悦。
“怎么,才多久没见你就变成我的粉丝了?激动得都语无伦次了。可是你前几天才刚刚拒绝过我啊。”朴灿烈噘着嘴。
边伯贤的瞳孔猛的一收。在清醒的时候听到他提那件事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慌张。笑话,表白后被拒绝的是他又不是我,我紧张个球啊。
“所以有点自知之明吧,不要调戏我了。”边伯贤两手抱在胸前。
朴灿烈看着边伯贤脸上还没淡去的红晕,笑着点了点头。
边伯贤看朴灿烈一副坏笑的样子,怒瞪了他一眼:“刚刚你嘲笑我身高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”
“我好心帮你拿书诶,哪里嘲笑你了?”朴灿烈一副受伤很深的样子。
不愧是影帝啊,演的真像,边伯贤心说。
他一把抢过朴灿烈手里的书:“我说有就是有。”
顿了顿,想了想还是说:“不过,谢了。”
“这一次也是,三年前那次......也谢谢了。”

曝光之后 C4 二

Chap4
二.
边伯贤是被一堆莫名其妙的声音弄醒的。
他睁开眼,揉了揉干涩的眼睛,向声源看去。
“卧槽,张艺兴你疯啦?!”
张艺兴被边伯贤突然的一声吼吓了一跳,转过头去:“靠,你大白天的别吓人啊。”
边伯贤撇撇嘴,说:“不是,你...你怎么吃起毒品来了?”
张艺兴继续发出很响的吸面条的声音:“什么嘛,泡面是学生党必备的人间美味好不好。”
“行行行,你继续堕落吧你。”
边伯贤说着理了理头发掀开被子准备下床,却被宿醉的头疼唤醒了记忆。
他一声惊呼,像是想起了什么,赶忙问那正在喝汤汁的人:“那个...昨天我怎么回来的?”
张艺兴随手把吃完的泡面盒子扔进垃圾桶里:“你们家朴灿烈把你抱回来的。”
边伯贤一愣,随即意识到什么:“滚,什么我家的啊。”
“怎么,你没接受他啊?”
“啊?”边伯贤一惊,瞪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......”
张艺兴耸耸肩:“朴灿烈自己告诉我的。”
“告诉你什么?”边伯贤的大脑一片空白,下意识就问出了口。
张艺兴瞪了一眼明知故问的边伯贤:“昨天他抱你回来的时候我问他你怎么了,然后,他就告诉我了。”
“靠,他还真说啊。”边伯贤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走进卫生间。
张艺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夹杂着水声,传进边伯贤的耳朵里。
“伯贤,不管你喜不喜欢他,我看还是先等等比较好。”
末了,他又补了一句。
“毕竟,你也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毕竟,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。

曝光之后 C4 一

Chap4

边伯贤无聊地晃动着手中的酒杯,抬手看了看腕表。什么嘛,为什么记者参加生日会也要穿西装啊,而且,为什么朴灿烈还不出现。
“哎哟,这不是边伯贤嘛。”
边伯贤闻声抬眼。这人他认识,是大二的吴世勋,整天和朴灿烈混在一起,听说是吴亦凡他弟。
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吗?”
“没什么,就是惊讶你真的会来。”
“这有什么好惊讶的,这只不过是我工作的一部分。”
吴世勋抿了口酒,挑眉看向边伯贤:“可我们灿灿从小娇生惯养,从来不拜托别人。就连当明星这件事,也是他做的唯一一件自己不乐意的事。”
边伯贤投去疑惑的目光。
“这么说吧,你觉得一个明星会拜托一个一点名气也没有的记者吗?那么蹩脚的理由你也信?”
“你......什么意思?”
吴世勋差点被酒呛到:“咳咳咳,你还不明白吗?朴灿烈那混小子,喜.欢.你!”
“而且他只不过是想你陪他过生日,并没有什么采访。”
之后,边伯贤一直坐在角落里一张双人桌前,不断发着呆。生日会都有什么内容,他不知道,朴灿烈什么时候到场的他不知道,这派对什么时候结束的,他不知道......
哦,就连朴灿烈坐到了他对面,他也不知道。
“边伯贤。”
边伯贤一个激灵,抬头撞上了那人含笑的眼眸。
“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?”
“啊?我......”边伯贤一下没缓过来,刚刚自己脑内的主角怎么就坐到自己对面了呢?
反正现在他大脑一片空白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那个困扰了他那么久的问题直接问出口。
“朴灿烈,你喜欢我吗?”
朴灿烈闻言一愣,随即他微笑着看向边伯贤。
“对,伯贤,我喜欢你。”
“所以,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边伯贤吓得瞪大了眼睛,他怎么会料想到朴灿烈居然就这么承认了。
几乎是脱口而出的:“不。”
“怎么?”朴灿烈挑了挑眉,“我感觉你也喜欢我啊。”
“怎么可能!”边伯贤立马否决道“况且......”
“况且什么?”
“况且你不是还有Lyn呢吗?”
“你说林恩啊。哦,你怎么知道小恩是我女朋友?”
边伯贤苦笑着。最过悲伤的不是我假装不经意提起,而是你的毫不在意。
“喂,伯贤!”朴灿烈伸手去拉边伯贤。
边伯贤抬手甩开他。
“朴灿烈,你混蛋!”
朴灿烈被这句话弄得莫名其妙。他表个白有错吗?
“你怎么可以脚踏两条船啊你!”边伯贤借着酒劲,站起来指着朴灿烈的鼻子。
“你说你,还没和女朋友分手,怎么可以要和我在一起,啊?而且,我也不会答应你的!”
边伯贤一下瘫坐在地上:“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。”
他不断念叨着: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朴灿烈倾身向前一把拉起他,揽进自己怀里。
“你个傻瓜。”他说。
“不喜欢这种话说一遍就够了,干嘛说那么多遍刺激人。”
许是朴灿烈的怀抱太温暖,又或是边伯贤酒喝多了。在撞进那人胸膛后,他便进入了梦乡。